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十九章 顾炎武来投

作者:老午夜清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由于连年的战乱,朝廷已经连续几年没有在东北组织科举考试了,所以东北各地不少的秀才、童生一直没有机会出仕为官,王强办书舍征集人才的消息传出,大家觉得这是个深造和讨出身的好机会,所以应者如潮。王强在东北民望甚好,加上他权势很大,各级官员甚是巴结,花了不少的心思为他选拔和推荐生员,还不到一个月的工夫,各地推荐来的应征者就拿着官府的荐书,络绎不绝的到了塔城,王强指示随从包下了几间旅社,安排这些应征者食宿,且一律免费,同时安排考试和遴选。在学员的选择上,王强是挖空了心思,首先是出身背景,专门选那些出身贫苦的孩子,那些官绅地主的子弟和与各方势力有牵连的人一律不要;其次是学识水平,需要有一定的知识基础,最好是有一技之长的,那些只会死读书,写八股文章的人也一律不要;最后是要考察人品和志向,一心想着升官发财的不要。经过一个多月的选拔,总算从数千应征者里面筛选出四十多名学生成了第一批学员。

    各地官府还遵照王强的吩咐推荐了不少的教师,但大多是教书的老先生,符合王强要求的奇人异士,博学硕儒寥寥无几,不过王强并不着急,只要有了办书舍的这个借口,人才可以慢慢的去寻访。

    由于授课教师不到位,王强干脆安排学员先搞个军训,他从李刚那里调来几个原来民团的教官,负责安排训练学员,他也想通过军训考察这批学员的人品、性情。

    这一天傍晚,王强从专门接待教师的驿馆出来,身着便装在大街上溜达着回府,他刚刚接待了几个地方上推荐来的教师,仍旧是满口之乎者也的酸儒,他一边走一边摇头,正走着,听到旁边有人招呼:“王大人。”他停步转头一看,只见街边站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一身破旧的长衫,头发蓬乱,甚是落魄,那人左手持着一个算命的幡儿,右手拿着一只响鼓,正冲他笑着。这个年轻人这几天都在驿馆门口转悠,王强看到过,却一直没有留意,现听到那人同他打招呼,于是说道:“算命的,你是叫我吗?”

    那年轻人赶步上前,冲王强说道:“正是,在下看大人神形憔悴,印堂发暗,显是心气郁结所至”说着他装模作样的掐着指头,口中念念有词说道:“哎呀,大人这是天干不净,命犯桃花,西北有煞星冲犯,不得了!要不在下给大人起一卦如何?”

    王强这些日子忙的四脚朝天,睡眠不足,自然憔悴,可说他命犯桃花却是纯粹扯淡了,他撇着嘴没好气的说道:“我说你省省吧,这桃花别人犯得,本大人却犯不得,你别跟我这儿蒙事啦。”说完转身就走。

    那年轻人赶忙扯了一下王强的衣袖说道:“哎、哎!大人别走呀,对不起王大人,我刚才是信口胡诌,我本是个书生,在外游学,流落到此,没了盘缠,实在是过不下去了,这才借了这身行头,混几个饭钱,我听说大人仁德爱才,所以才出此下策,想找大人打个秋风。”

    王强听他说话文邹邹的,确实象个文士,于是从兜里摸出一锭银子塞到那人手中说道:“你实话实说不就行了,干吗非拐这么大的弯儿呀。看你年轻轻的,就该找点正经营生养活自己,整天混吃骗喝的可不怎么样。这点儿银子拿去用吧。”

    那人接过银子,感激的点着头,说道:“多谢大人的接济,也多谢大人教诲。”他见王强要走,赶紧又说道:“哎!大人,我听说您正办书舍呢,不知身边是否缺帮手,我想跟着大人办差,也好自食其力。”

    王强手头确实缺人,他见这小伙子挺伶俐,又是落魄之人,有心收纳,于是说道:“跟我办差可不是好玩的,我用人苛刻,要求极严,没有点儿真本事可混不下去,你可想好喽。”

    年轻人笑着说道:“那是自然,如果蒙大人收纳,学生自然不敢稍有松懈。”

    “恩,即如此,你跟我来吧。”王强觉得还需要考察一下此人,于是带着他进了街边一家面馆儿,想一边吃饭一边再详细了解一下此人的情况。

    两人在一个雅间落座,简单要了两个小菜和面条,王强正想开口问话,那年轻人却先开口了:“王大人,我听说您这次是自己出钱办这个书舍,您耗费这么大的财力和精力目的为何呀?”

    “这个吗,我是想为国家培养出一批人才。”王强说道。

    “哦?”

    “如今国家内忧外患,民生凋敝,人才凋零,屡受外族的辱掠,可谓多灾多难,急需一大批治国之才,安邦之将,所以我才有此念。”

    “哦,大人心胸如此宏达,学生佩服。那大人打算如何培养这些学生,培养出的这些人才,大人打算如何安排呢?”年轻人又问。

    “这个吗,我也没有最后想好,反正得教那些真正有用的东西,什么科学、军事、经济等等。培养出人来,那自然是根据各自的特长为国家出力,也不一定为官,经商、作学问、搞研究都可以,只要对国家、对老百姓有利就行。”王强侃侃说道。他本来想考察这个书生,不想连对方的名字还不知道呢,却先被考较了一番,心中不悦,正想询问他的情况,却见那书生已然跪倒在地,叩头说道:“大人果然是济世之才,在下顾炎武愿追随大人,以效犬马之劳!”

    “顾炎武!”王强听了,心中大惊,这个顾炎武可是历史上大大有名的人物,在历史课本上也有介绍,他是明末清初的大文豪、思想家,江南名士,写过很多本书,还一再拒绝为清廷效力,不食清廷俸禄,是个民族气节很重的人。王强没想到眼前这个落魄的书生,居然就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顾炎武,赶忙扶起他说道:“哎呀!原来是顾先生,我是久闻大名如雷贯耳啊,您来了可是太好了。”

    当时的顾炎武还不到三十岁,出身书香门第,少年博学,中过举人,因厌恶官场腐败黑暗,所以没有出仕为官,而是到各地游学,在江南刚刚开始崭露头角,名气并不大,所以王强说久闻大名,倒象是一句客气话了。

    顾炎武起身,从包裹里取出一封书信,双手捧了呈给王强,原来是苏州知府张晓东给王强的信,是推荐顾炎武的荐书。

    原来,王强给张晓东写信,详细的谈及了自己办学的思路,请他物色推荐合适的教师,那张晓东与顾炎武相熟,知道他博学大才又是个有思想、想干事儿的人,觉得他挺符合王强的要求,恰巧顾炎武在苏州逗留,所以就找到他说起了王强办学的事情,顾炎武早就听说过王强的事情,很是景仰,听张晓东介绍了王强办学的想法也愿意前来效力,所以当即就揣着张晓东写的荐书辗转千里到了塔城。他到了这里以后,却没有直接去投奔王强,而是先在城里住下来,私下了解王强为官、办学等各方面的情况,了解一圈下来,觉得王强确实是个清廉有为的好官,刚才一番对话又印证了王强有强国安民的远大抱负,深觉佩服,这才决心报效。

    王强看了信,冲顾炎武抱拳说道:“顾先生,我这里正在发愁,找不到合适的国文教师,恰巧你就来了,我想就聘了您来负责讲国学如何?”

    “在下全凭大人安排。” 顾炎武说道。

    “好,不过我还想知道,您打算怎么来教这国文?”王强问道。

    “回大人,我想大人要培养的是济世救国的有用之才,而不是只会写圣颂文章酸文秀才。所以如要在下教国文,那么我打算不讲那些八股文章,而是经史子集都要涉及,挑选那些精彩的篇章讲授。另外在下讲国文的同时还要讲做人的道理,济世的思想、强国的宏论。不知如此是否符合大人的要求。” 顾炎武侃侃而谈,俯仰之间文豪大家的风采毕现。

    顾炎武的想法与王强不谋而合,王强抚掌笑道:“先生之言正合我意,真知灼见呐。”

    两人惺惺相惜,相见恨晚,加了酒菜,欢谈畅饮,一直聊到深夜方散。

    一个月军训完了,王强认真的审阅每一名学员的综合评定和日常表现评语,对那些怕苦怕累、体弱、操守不良的学员毫不犹豫的剔除出来,又裁减掉十多人,最后正式进入学校的只有三十六名。

    书舍正式开学的日子定在十月一日,各方面的准备工作都在紧张的进行着。这一天,王强独自在自己的屋里准备着开学典礼的发言稿,他思考着应该给书舍的办学宗旨定个基调,以此来引导学生的思想和行为,他清楚,现在招收的这批学员里面依旧有不少人还是抱着能有机会当官或者混个前程的目的来的,将来能不能为自己所用还很难说,让他们死心塌地的追随自己就更难了。

    王强正琢磨着,听到门口传来一阵吵嚷声,他走出房门来到门口,原来是炎家三兄弟要来见他,被门口的卫士拦住了,王强笑着同炎氏兄弟打招呼,指示门卫放他们进来,王强把三人让到了屋里,问道:“三位壮士今天怎么有空来找我呀?”

    炎龙说道:“回大人话,上次我们见您以后,回去将情形告诉了家父,家父也对大人很是景仰。”

    炎虎说道:“所以这次来,家父让我们给您送来一些土特产。”

    炎豹说道:“请您笑纳。”

    说着三兄弟从身背的包裹里取出几个木盒打开,里面是各种珍稀的药材,有人参、首乌、熊胆等等,都是品相奇特,罕有之物。王强看了,连声说道:“哎呀,这么好的东西真是愧不敢当呀,他老人家太客气了。”

    三兄弟把物品放下,一齐跪倒说道:“王大人,我们三人还有一事相求。”

    “我们上次来赶集,听说您这里要办书舍,教授知识和武艺,我们兄弟自小跟着父亲,只粗识了几个文字,所以想投了大人,跟着一起学些有用的文化。”

    “万望大人能收纳。”

    炎氏兄弟来投学,王强自然是高兴,他一一将三人扶起来,让了座,然后说道:“好啊,欢迎你们来。不过我这书舍要求极严,条条框框的规矩很多,要是触犯了可要开除出去的。”

    炎龙说道:“这个自然,我们兄弟一定严守规矩,只要别人能做到,我们也一定能做到。请大人放心。”

    “好!那就收下你们,今天你们就可以到书舍去报到。”王强说道。他见兄弟三人禀性淳朴,没有什么心机,学习的目的自然也不是为了当官,于是好奇的问道:“你们炎家以狩猎为生,如今为何想起来要到书舍学习呢?”

    炎龙道:“我家世代虽以狩猎为生,却也知道学知识的重要。”]

    炎虎道:“不学些真本事,那就只能整天与野兽为伍,没有出头的日子。”

    炎豹说道:“家父说的。”

    “哦,是这样。那你们学了本事以后有什么打算吗?”王强问道。

    “也没什么打算,不过有了学问就可以为乡里多做些事情。”炎龙道。

    炎虎接着说道:“反正我们不想当官,也不想为官府出力。”

    “哦?为什么不愿当官呢?”王强问道。

    “这个,不瞒大人,我们觉得官府只管收税、欺压老百姓,清军一来就望风而逃,不管老百姓的死活,所以我们不愿为官家出力。”炎龙老实的说道。

    炎虎道:“当然我们说的那些官不包括大人在内,我们听说了,大人是真正爱惜百姓,抵抗清军的大英雄。”

    炎豹说道:“我们很佩服。”

    王强笑道:“呵呵,各位过奖了,不过我办这个书舍也就是要培养能为老百姓办事,真正能抵抗外族侵略的学生,你们尽管放心学习,学完了,想去哪到时候你们自己决定吧。”

    几人又聊了一会儿,王强安排随从将三兄弟领到书舍去报到,自己接着琢磨发言稿的事情,刚才和炎氏兄弟的谈话给了他很大的启发,他觉得学员们想当官干事情这些想法并不错,关键是为什么当官,如果当官是为了自己发财,那这些人就什么都干的出来,应该给大伙儿树立一个崇高的理想和共同目标,用这个东西来激励和凝聚大家,就好比是当年红军提出的共产主义的理想一样。“强国富民”!对,这四个字用在这个年代最合适,这些学员大多是出身贫苦或一般的人家,而且家在北方,多年以来深受清军的侵扰,所以大家内心深处都会有强国富民的愿望,学校就要用这个口号来号召和教育这些学员,既响亮,又朴素,也很能反映民意,将来自己要独立出来干事情,也要遵循这么个宗旨。主题思想有了,王强的发言稿也就很快拟完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