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四十二章 地牢

作者:罗冉尼亚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李浩言自持酒量不俗,喝了张三的不知名仙酿后,正躺在桌子底下睡大觉,商叶陪小千雪在一旁玩耍,用柜台顺来的账本纸,折着纸花。

    张三捏着牙签剔牙,完事后,吊儿郎当地凑了过来。

    “折纸这手艺,当年在学堂,是我一绝活,为此,没少挨先生揍,小妹妹,让哥给你露两手?”

    小千雪看着商叶折纸,理都不理他,张三却嬉皮笑脸,浑不在意。

    这会儿,商叶将折好的千纸鹤放在千雪面前,她刚要伸手去拿,一旁的张三嘟着嘴悄悄吹了口气,那纸鹤立马扑闪着翅膀,离地而去。

    千雪睁大眼睛盯着纸鹤,呆呆地跟了过去,一蹦一跳地想要抓住它。

    商叶见小千雪随纸鹤进了里院,随后看向了张三。

    这厮摩挲着下巴,上下打量着他,“你说那尼姑庵有个鬼候,有多少把握?”

    商叶默默道:“十成。”

    张三眼珠子晃悠着,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前辈,不问我缘由?”商叶问。

    张三咧嘴一笑,“家里几个哥们,一个把自己弄得跟庙里的塑像似的,自己像石头,看谁都像草木,还有个事事爱讲理,总想抱着书卷,站在高处跟天下人好好说道说道,还有一个孙子,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啥样邪门,啥样剑走偏锋,他搞哪样我呢,悠哉悠哉地活着,不爱操心,做点什么事,也只是以前想做,但是没敢做,没来及做,哪天兄弟们大限到了,到头来,说不定还是我眼睛闭得最快……”

    “那……张真人想做什么?”

    “别,在我这叫张真人就是埋汰我,叫三哥。”

    商叶笑了笑,没叫。

    张三随手指了方向,说道:“城里有一个巷子,叫清酒巷,因里面一间酒作坊得名,我小时候住在巷子里,闻着酒味长大,光屁股跑的时候,就嘴馋,老想喝了,可是大家长不让,说我是读书种子,不惹那杯中物,再毁了脑瓜子灵光,现在想想,白瞎了好些年……”

    道君祖居平阳城,这倒是个新消息……

    “前辈不是出身玉廷秘境?”

    商叶故作一问。

    “噢,后来去那里待了几百年,别打岔,那破地方也糟心,我宁愿去城里大牢待着,也不去那,那里才是牢,天地大牢……嗨,我跟你说这个干吗,说我小时候,有一次和学堂里的棒槌们出去郊游,闲晃到了小林坡,那有一间尼姑庵,就是你们说的那间,那帮孙子合计了一会儿,翻墙头爬了进去,我好学生啊,没去……”

    商叶一脸古怪地说道:“前辈没去是对的。”

    张三摆摆手,“都是一群傻小子,没啥坏心,就是想玩儿,很快就被老尼姑们拿扫帚赶了出来,然后他们一直在说看到啥啥了,我在一旁说不上话,还被他们奚落了一阵子,所以……”

    “所以?”

    商叶已经预感到了什么。

    “我们今晚去翻,咳,夜探尼姑庵。”

    张三说完,顿了顿,又毫不在意地说道:“顺便捉拿什么鬼修。”

    商叶愣了下,然后伸手拉扯着桌子底下的李浩言,还叫道:“醒醒,我们回燕都搬救兵了。”

    李浩言迷迷糊糊睁开眼,“啊?天亮了?”

    张三俯身钻进桌下,一把按住李浩言的脑门,说道:“黑着呢,继续睡。”说完,他面向商叶道:“兄弟,我跟你掏心窝子讲话,你怎么不把我当回事呢,真拿真人不当真人啊……”

    商叶现在觉得十分荒唐,以前耳闻这人物行事蹊跷,却没想到如此离谱,“前辈,我是赶着去救人,您对尼姑庵感兴趣,以玄门真人的身份登门拜访一定能得偿所愿。”

    “那正门进去,跟翻墙就不一样……咳,我的意思是明察不如暗访。”

    “怎么样都行,前辈我真赶时间。”

    “嗨,你别以为我是来闹着玩的,我把你说的鬼候放心上了,我有谋划的。”

    “谋划?什么谋划。”

    商叶姑且一问。

    “首先,虽说望心庵不是一方宝刹,只有几个莲门修士盘踞,但咱们擅自闯入,无论有没有魔修,只要出了差错,事后难免要让和尚问责,所以,这样……”

    商叶听了一会儿,却没有反驳,他眼界还在,这计划确实可行。

    “只是……”

    张三抬手打断道:“按你所说,那只是一个鬼候,地仙而已,又不是恶鬼公,更不是万年一出的罗刹王,淡定些,三哥我应付得来。”

    地仙而已……

    考虑到此人身份,商叶大致盘算了一下,没什么明显的差池,于是微微点头,算是同意了这个计划。

    “那我张罗去了。”

    张三显得有些兴奋,麻溜地出门去了。

    一杯冷茶淋头,李浩言顿时一个激灵,他摸了把脸,爬了起来,神情有些茫然。

    商叶丢了个布巾过去,说道:“清醒些,今晚还有大事。”

    李浩言擦着脸,说道:“啥事啊?”

    “望心庵。”

    “啊?”

    “啊什么啊,不是你自己拍着胸膛跟人说要去的。”

    “那……那只是随便说说嘛,酒话也能当真。”

    “晚了,那位玄门真人已经安排去了……”

    商叶顺势把张三的计划复述了一遍,李浩言听得一愣一愣的,最后,他无奈道:“我是非去不可了是吧?”

    商叶笑了笑,“镇压几只尸煞和一位地仙魔修,这功劳天差地别吧?”

    李浩言苦着脸,说道:“你越说得煞有其事,我心里越嘀咕,我才结丹没多少天呢,就要去算计一名地仙。”

    商叶拍拍他的肩膀,“习惯就好。”

    前阵子,他还没修炼,就开始算计黄泉宗了。

    ……

    阴暗的地牢中,一束光芒忽然从上方洒落。

    老师太提着食盒缓缓走下阶梯。

    几个男人双手被铁链捆缚,脚掌离体,悬于半空,角落里,还蹲着一名面容苍白的憔悴少女。

    老师太边走边说,语气低沉,“姑娘菩萨心肠,难能可贵,但又何必与我犯倔,又不是让你做伤天害理的事,他们是害你父母性命之人的手下,你手起刀落,结果了他们,我便带你逃出生天,还助你追索仇人,报仇雪恨。”

    无人回应。

    槐蚕将食盒放在地上,看了眼少女身旁一动未动的匕首,微叹道:“良善未必是福,若不是那些恶人为了一己之私,你又何至于此?”

    “况且,如此血仇都能弃之不顾,你父母在黄泉路上会瞑目吗?”

    少女终于有了反应。

    她微微抬起头,发出细弱的声音:“他们不是害我爹娘的凶手。”

    槐蚕瞥了那些人一眼,摇摇头,“他们并无区别,你可以不动手,他们也受不了多久,你忍心见他们在痛苦折磨中死去,那也可以……”

    老师太说完后,走上了阶梯。

    忽然,那些悬吊的人里,有一人蠕动着干裂的唇部,低声道:“林姑娘,你是好人,我不怨你,求你给我一个痛快。”

    阶梯上的槐蚕回头微笑道:“你看,我们都是可以有选择的。”

    有人起了头,剩下那些还有半口气的人,纷纷低呼出声,或哀求,或怒骂,只求少女拿起匕首,给他们一个解脱。

    林绣绣蜷缩着在角落的阴影里,双目紧闭,两手死死捂住耳朵。

    槐蚕面带冷笑,缓步走了上去。

    黑暗再度降临,唯有死亡之声不绝于耳。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